25省重大项目投资计划公布 高新技术、生态环保成亮点


“经济高质量发展仍然需要一定的投资规模,但这次投资和以前有所不同,尤其是投资的质量优于以前,例如对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,对培育新动能的投资等。”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志刚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
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也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高新技术、战略性新兴产业、民生等短板领域投资增加,说明在稳投资的同时,投资结构持续优化。

王志刚还表示,扩大有效投资的途径是优化投资结构,压减低效无效投资。在优化的投资结构前提下,就很难出现以前的产能过剩现象,不仅能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,也能优化经济结构。

PPP顶层设计将加快推进

值得一提的是,PPP在重大项目建设中的地位也发生了一定变化。在今年地方政府重大项目建设中,虽然仍有包括浙江、江西、贵州等省份推出社会资本参与PPP项目,但是数量已经明显减少。

对此,徐洪才指出,一些PPP项目过去在操作上有一定失误和“变味”,地方政府为其兜底增加了杠杆率、债务率。

王志刚表示,PPP项目库规范有助于防范金融风险带来的债务风险,避免一些地方尤其是欠发达地区地方政府的债务累积,保证地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。

谈到PPP上位法,朱振鑫表示业内期待已久,但考虑到上位法涉及面广,需要协调多个部门,去年征求意见后收到了许多有效建议,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制定中,还需要等待些时日。

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PPP双库定向邀请专家薛涛则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PPP条例立法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PPP的规范发展问题,但不能从根本上满足地方政府巨大的融资需求。

薛涛进一步分析称,我国基础设施投融资需求巨大,而地方在举债模式的规范下,融资手段变得相对缺乏。一些不具有运营属性,或者运营空间有限的不规范的PPP项目不但没有解决融资问题,反而增加了远期的地方隐形债务。而对于金融机构而言,这类项目交给社会资本做比交给平台做更有风险。

“平台公司融资受挫,加上运营类项目投资范围有限,只能解决少量融资问题,这个客观原因也制约了PPP项目提高公共服务效率的目标的达成。”薛涛认为在基础设施投融资方面,除了PPP之外,需要尽快研究其他更有效的措施并完善顶层设计。

薛涛还表示,地方投融资一方面是需求大,另一方面是不均衡。因此,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改革需要再推进,进一步完善价格机制。“从宏观上看,财政平衡需要尽快从依靠周期性城市扩张下的土地财政收入,转向依靠更稳定长期的财税和价费。”

□记者 班娟娟 实习生 陈佳雯 北京报道